毛子

立志识遍天下字,发奋读尽人间书

前段时间看了余华的《活着》,感觉有点意犹未尽,所以去找了他的短篇集《黄昏里的男孩》,然而没有看懂😨估计是阅历和人生经历还没有深化到这个程度,所以其实很难产生共鸣。但其中也是有最有感觉的一篇的,是一个医院对面小卖部的老板看着一对送孩子去医院的夫妇的故事。最后孩子死了,老板自身的残疾也被揭示了出来。但是语调其实相当的冷淡和无情。仿佛是一个冷漠的旁观者。这样的一个短篇让我想起了鲁迅在《而已集·小杂感》中的一句话。“楼下一个男人病得要死,那间壁的一家唱着留声机;对面是弄孩子。楼上有两人狂笑;还有打牌声。河中的船上有女人哭着她死去的母亲。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,我只觉得他们吵闹。”这是无法反驳的,(即使有“圣母小姐”的所谓同情)你有你的悲伤,我也有我的哀愁,人与人之间说到底是没有办法互相理解的。

评论

热度(8)